logo
031188888155
網上咨詢留言
服務項目: 醫護養老 | 生態養老 | 癡呆康復 | 臨終關懷 | 心理護理 | 醫療保健 | 健康娛樂 | 生活長期照理 | 精神患者托管 | 老年癡呆患者托管
常見疾病: 痔瘡肛瘺 | 前列腺病 | 中風癱瘓 | 風濕免疫 | 老年癡呆 | 帕金森病 | 臨終關懷 | 心腦血管病 | 頸椎腰腿疼病 | 老年精神病 | 老年精神障礙
熱門搜索: 石家莊聯誼老年公寓 敬老院 養生保健 飲食健康 老年疾病 老人健康 石家莊聯誼老年公寓 敬老院 飲食健康 老年疾病 石家莊聯誼老年公寓 敬老院 飲食健康 老年疾病 老人健康 院內環境 石家莊聯誼老年公寓 敬老院 養生保健 老年疾病
 
 
 
 
   
您當前位置:河北仁愛·新樂市養護院 >> 常見疾病 >> 臨終關懷 >> 瀏覽文章

臨終關懷,是一個社會的底線

發布時間: 2019-11-27 14:34:00 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佚名 【字體: 瀏覽:

每個人都是哭著來到這個世界

希望走的那一刻

可以笑著離開

01

最近,《奇遇人生》因為一群特殊的老人上了微博熱搜。

節目中,毛不易和阿雅在音樂治療師的陪同下,來到了臺灣當地一所老人院。

這里的老人還有個特殊的身份:臨終患者

他們患有不同程度的身心障礙,有的是失智癥,有的是唐氏癥,有的是植物人。

老人平日里與外面的世界隔絕,只能在輪椅和病床上靠著回憶活著,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。

生命的消亡,每天都在這里上演,老人院里經常聽見一句對話:

“那個人呢?”

“走了,沒有了。”

望著臨終的老人,毛不易想起了自己癌癥去世的而母親,那是他第一次見證死亡的來臨。

他說,感覺很無能為力,時間是洪水猛獸,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和力所能及的幫助。

節目中,當大家陪著老人們一起做游戲時,一旁的執行長,笑著笑著就留下了眼淚。

她說,一個從來不說話的老爺爺,今天笑著說了很多話。

臨終關懷醫學院的崔以秦教授曾經說過:我們最缺的其實是生死教育

“人們只認為優生才是一個問題,但是有沒有想過,優死也是一個人的權利。”

父母不需要子女能給他們多少錢,多大的房子,他們只想要,在人生最后的時刻,還有一個人能給自己離開的力量。

對于一個決定舍棄一切的人,沒有什么比體面的告別,帶著微笑離開,更值得欣慰。

02

曾經在朋友圈,看到過一名出租車司機的故事。

故事發生在紐約,有一天,司機接到一個奇怪的乘客電話,讓他趕到指定的地點。

司機到達后不見有人出來,就走下車按響了門鈴。

等了一會兒,大門才慢慢打開,一個嬌小的老太太站在那里,手上拿著小行李箱,看樣子至少有90歲。

司機向屋子里看了一眼,露出一絲驚訝。屋子看起來異常孤單凄冷,簡直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。

所有家具蓋上了白色的布,墻壁光禿禿的,只有一些老照片和紀念品堆在角落。

老人給了司機一張地址,但是要求繞道走,司機有些不理解。

“我要去的是安寧療養院,我不趕時間,沒關系。”

聽到老人說出這個名字,司機愣住了,在紐約,安寧療養院是給臨終人等死的地方。

老人說,自己沒有親人,前不久,醫生告訴她剩下的時間不多了,她想再去以前的地方看看,那里有她僅有的美好回憶。

司機聽完默默的關上了里程表。

接下來兩小時的時間里,司機帶著老人到了她曾工作過的飯店,她和丈夫住過的房子,年輕時去過的舞廳……

老人一路好奇的望向窗外,什么話都沒說,司機也沒有開口,他們幾乎繞遍了城郊所有地方。

直到老人說累了,司機才朝著目的地駛去。

抵達療養院后,迎來兩名護士,將老人扶上了輪椅。

老人一邊詢問該付多少錢,一邊翻找著手提包。

“不用錢!”

“但你也要養家吧!”老人有些詫異。

“我還會有其他乘客的。”

司機說完不自覺的彎下腰,給了老人一個擁抱,他感覺到老人也緊緊的抱住了自己。

時間仿佛靜止了幾秒鐘,司機的耳畔傳來一縷柔弱的聲音。

“你讓一個人生幾乎走到最后幾步路的老人,感到十分幸福,謝謝你。”

《演說家》中,臨終關懷志愿者紀慈恩曾提到:

每個人臨終前,想到的都是愛,而關懷是愛在臨終前,最溫情的承載。

莎士比亞說:“得到他人的關愛是一種幸福,關愛他人更是一種幸福。”

對于一個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人,幸福可以很簡單,可能只是一個擁抱,一句關心的問候,一個清晨的陪伴。

然而,即使這么簡單的愿望,對于有些人,也是奢望。

03

前幾天看到一個新聞。

一個在外打工的兒子請7天假,回家看望病危的父親,兩三天過去,父親仍沒死。

兒子問父親:“你到底死不死?我就請了7天假,是把做喪事的時間都算進來的。”

老人隨即自殺。兒子趕在一周內辦完喪事,回城繼續打工。

不敢想象,老人在自殺時,心里是多么的絕望。

有媒體報道:在湖北京山縣農村,有“自殺屋”、“自殺洞”。

老人患病臨終,害怕拖累子女,選擇在老屋或荒坡、樹林、河溝,“安靜地自我了結”。

讓人痛心的是,這不是孤例,當下很多老人正一邊體諒著子女沉重的負擔,一邊心灰意冷的走向死亡。

官方公開的統計數據表明,中國農村老人的臨終自殺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到5倍。

很多時候,我們習慣了父母的愛,也習慣了用漠不關心去對待這份愛。

知乎上有網友說,許多人教過我怎么來到這個世界,卻沒有人教我怎么離開。

有多少父母默默付出一生,在最后一刻,背負著痛苦走向死亡,也得不到子女一句撫慰。

04

紀錄片《生命里》,講述的是一個中國人最忌諱的話題:死亡。

里面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:

很多時候,我們不得不直面死亡,如果一定要離開,我希望可以笑著走。

紀錄片將鏡頭對準一個特殊的病房。

這里收留癌癥晚期的患者,大多數人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,死亡對于他們,只是先后的問題。

一位老人說,幾乎每兩天就會有人死去,來這兒的人都無法忽略這種“死亡的氣息”。

有些病人剛來不適應:“這里不是醫院,醫院是救人的,但我剛進來,隔壁床的人就沒了。”

奇怪的是,來這里的臨終患者越來越多。鏡頭的背后,一個護士說出了“真相”。

她們知道自己無法延長病人的壽命,她們能做的就是讓老人們“走得更坦然、舒適一些”。

護士每天面帶微笑,同病人談天說地,仿佛接下來要去的地方不是地獄,是天堂。

魯勝蘭是一名乳腺癌患者,預計生存時間只有一個月。

看著旁邊的病床又換了一個人,她說自己“沒壓力,不緊張”。

黑子叔快要80歲了,病痛讓他連撿起掉在胸前的雞腿的力氣都沒有。

但是當護士陪他聊起抗戰勝利的事情,他就能立馬神采奕奕。

那是他一生的高光時刻。

片中有一對夫妻,丈夫躺在養老院已經意識不清,妻子躺在安寧病房等待死亡。

護士為了讓兩位老人“見見面”,兩頭跑著錄下視頻。

他們都將走向生命的終結,卻無法走到對方面前道個別。

護士說,希望他們可以看著彼此笑著離開。

學者齊邦媛談到死亡時說:

“我希望我還記得很多美好的事情,把自己收拾干凈,穿戴整齊……不要哭哭啼啼,我希望我死的時候,是個讀書人的樣子,笑著離開。”

有人說,我們這個時代的人,不會生也不會死。我們在生而言,勉勉強強,在死而言,更是馬馬虎虎。

精神醫學與死亡學家伊莉莎白·羅斯在她的《死亡與臨終》中寫道:

“一件最后重要的事是,今天的死亡過程在許多方面都是更為可怕和令人厭惡的,就是說,更加孤獨,機械化及非人化……死亡的過程變成孤立而缺乏人情味。”

人們更多時候,不是害怕死亡本身,他們只是害怕死亡的過程。

印度詩人泰戈爾說:“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如秋葉之靜美。”

每個人都是哭著來到這個世界,希望走的那一刻,可以笑著離開。

— END —

相關閱讀: